新同居時代

玩咖情侶超級大挑戰

性感火辣的夜店舞者和八面玲瓏的夜店外場談辦公室戀情,你看好嗎?更別提兩人都曾是超級玩咖。但小葳(化名)自認這次戀愛不一樣,她和男友阿銳(化名)生活合拍、床上美滿,相約雙雙收山定下來。歡場找真愛,小情侶挑戰不可能的任務!
各自浮沉慾海好幾年的夜店同事檔小葳(左)和阿銳,決定認真好好交往。兩人還在四個月的熱戀期,連彈蛋蛋這種怪遊戲都可以玩得甜甜蜜蜜。


和小葳見面採訪,阿銳黏答答地跟了來,不論說到什麼,小葳總要轉頭先問阿銳:「這可以講嗎?」接著兩人就羞羞甜甜地笑成一團,結果我們聊了老半天好像啥也沒聊到。最後阿銳貼心決定先離席,理由是不想讓小葳太有壓力和顧忌。
看起來愛到發昏的一對青澀小戀人,交往正邁向第四個月,在這之前他們的情慾生活可是各自精采,阿銳號稱夜店千人斬,小葳則有處男殺手的威名,要比荒唐放蕩,誰也不輸給誰。

夜店浪女 不愛搞處男

在一起之後小倆口說好少問彼此的過去,免得心裡不舒坦,所以關於阿銳的「豐功偉業」,小葳沒多提,但講起自己闖蕩情場的戰績,開場白就夠有氣勢:「每天房間門口的鞋子都不一樣!」
「我從十三、四歲開始混夜店,到現在交過算是男朋友的差不多十幾個。」那只發生過關係,稱不上男朋友的呢?小葳幾度扳著手指頭認真想算出個數字,又發現太困難而放棄,只能給我們一個大概範圍,「應該有五、六十個吧!」
這十幾個加五、六十個裡,並不全是功力和小葳旗鼓相當的老江湖,當中為數不少的處男,就讓小葳大呼很「難搞」。「什麼都要我教,有一次碰到一個弄了半天,我還想說啊現在是開始了嗎?到底有沒有在動啊?」
倒是曾經交往了一年的大學班對男友,因為太單純平凡,當初還被全班同學票選為最不搭的情侶檔第一名,他卻讓小葳知道原來乖乖牌在床上不一定也很乖,「他會要求我穿高中制服跟他做愛,有一次還問我要不要去大安森林公園咧。」
當然也碰過動了真感情卻被欺騙辜負的傷心事,對方下了床就搞失蹤,任小葳怎麼電話狂call都藉口連篇,過幾天部落格上就出現和新女友的親密合照。「傷心一次、兩次之後,就會學習看開一點,不要再投入真感情。」


各式清涼辣妹裝是小葳上班必備的行頭,現在男友偶爾會撒嬌吃味,嫌她穿得太暴露。


熱戀中的小葳和阿銳是哀怨單身族最痛恨的那種噁心派情侶,隨時隨地都可以緊貼熱吻,絲毫不在意旁人眼光。


工作時的小葳賣力熱舞、動作撩人,但她自己透露,和男友上床時會有點小害羞,這樣的對比反而更激起慾火。

桃色禮物 拯救性冷感

聽起來活脫是失心玩咖的標準養成過程,不料這一顆不想再談真感情的心,現在竟為了另一個玩咖而起死回春。
「第一次單獨約會,他頂著雞冠頭帶我去吃花雕雞,我就覺得這個人好有趣。後來跟同事唱歌被拱出來接吻,沒多久就在一起了。」
小葳不否認一開始的確有點「挑戰」的心態,能把阿銳這樣的獵豔高手制住,虛榮滿足難以言喻。「而且他真的對我很好,我朋友都叫我趕快嫁一嫁好了。我們住在一起,所有的家事,洗衣服、收衣服、掃地、倒垃圾都是他在做,還會幫我洗澡、洗頭、吹頭髮,他以前是不會做這些的。」看瀟灑浪蕩的夜店男在同居小套房裡賢慧折內褲,對小葳來講有種征服的成就感。
可是阿銳怎麼甘心轉性做小男人?小葳一臉得意洋洋,「我是他的桃色禮物啊!」《桃色禮物》是一部香港三級片,敘述鄭伊健得知邱淑貞可以讓他性無能的哥哥有反應,所以花錢想買邱淑貞送給哥哥當生日禮物。
原來阿銳應驗物極必反的原則,長久以來一夜情玩太兇、玩到膩,結果面臨長達半年的性冷感,和誰上床都硬不起來,直到跟小葳正式在一起那天晚上發生關係,才莫名不藥而癒、重振雄風,「所以結束後他馬上跟我說:『經過這一次,我就更認定妳了!』」

小葳和阿銳在汽車旅館自拍的情趣慾照,三點不露但動作大膽,這是他們維持新鮮刺激的絕招。(小葳提供)




羞澀辣妹 反差創高潮

小葳試著分析自己的桃色魔力何在,除了腰力高超、叫聲好聽,重點是人前人後的形象反差。「我在店裡跳舞的時候感覺好像很開放、很性感,但是剛跟一個人上床的時候還是會有點小害羞,覺得天太亮不好意思做啦,也不敢一起洗澡,都是慢慢被他調教才可以的。」惡魔與天使的強烈對比魅惑男人遐想,成功挽救阿銳的不舉危機,兩人性事順利而激情。
「他很喜歡看我咬東西,我快高潮的時候,手邊能咬的東西都會拿來咬,棉被啦、枕頭啦、衣服啦,還有他的內褲。」更high時小葳就咬阿銳的肩膀,反正只要這咬東西的招牌動作一上場,阿銳就明白該衝刺了,表現會更加賣力。
「喔,我還很會夾,妳知道什麼是『夾』嗎?」小葳怕解釋不夠清楚,做了一個微微用力的表情來輔助說明,「常常夾得他受不了,一直叫我不要再夾了!」
連番自誇了一堆獨門密技,小葳沒忘記讚讚阿銳也很厲害,包括尺寸大小剛剛好啦、調情兼具溫柔與狂野啦,總之就是不會讓女生太痛也不會沒感覺,「還有,他很久,真的很久,好幾次久到我都已經不想要了才停下來。」雖然不含前戲可以來上一兩個小時的說法,似乎有些誇大嫌疑,但小葳的口氣確實暈陶陶地幸福美滿到不行。


夜店外場難免會碰到女客人殷勤獻媚,小葳看在眼裡即使不是滋味,也只能安慰自己一切是為工作。


小葳自稱是阿銳的「桃色禮物」,靠一身密技幫阿銳治好了長達半年的性冷感。


同居小套房裡,阿銳包辦所有家事,小男人的模樣和在夜店裡的瀟灑形象差很多。

阻絕誘惑 上班兼盯稍

各方面都契合甜蜜,驅使這對夜店同事檔下定決心要一起從慾海上岸,維持穩定單一的男女朋友關係。問小葳對阿銳有什麼期待,答案竟是「希望他起床要折被子、出門要記得關燈。」已經十足像尋常小夫妻的生活剪影,他們甚至幻想未來找個白天的工作,逐漸脫離複雜的夜店圈子。
還沒換工作之前,小葳和阿銳各自做了一些調整,展現對這段感情的誠懇與重視。過去小葳為了交際方便,並在客人面前不失身價,就算有男朋友也會刻意隱瞞,現在她和阿銳的關係不僅在店裡透明公開,她還會帶著阿銳去認識自己其他朋友,「然後我現在通常跳完一場舞就回休息室休息,盡量不留在外場跟男客人應酬或一起玩。」
阿銳在外場的狀況更多,女客人動手動腳、東拉西扯的曖昧勾引不說,喝醉酒後直接撲上來投懷送抱的也常見,他一概挑明講自己有女朋友,「客人如果不相信,問他女朋友是哪一個,他就指一指台上,說在跳舞那個就是了!」
有時候阿銳必須負責主持店裡的表演或活動,女粉絲的攻勢就更猛烈了,「有一次他為了閃一個幾乎脫光光、拚命貼上來的女生而一直退後,結果差一點害她整個人從吧台上摔下去。」
女朋友穿少少大跳豔舞給人看,男朋友周旋女客之間難設防,說完全不吃醋恐怕是騙人的,所以小葳偶爾會在阿銳跟女生說笑時射出怨毒目光,阿銳也會追著小葳熱舞的身影當背後靈,不過他們依然認為兩人同在一個地方上班是好事,起碼可以就近監控,不怕對方暗地裡胡搞瞎搞。


小葳除了晚上在夜店跳舞,白天工作也是教舞,大量的運動練出健美好身材。


夜店後台的小葳和阿銳,女的性感火辣、男的西裝筆挺,叫人很難想像他們平實小情侶的一面。


下班牽手回家通常都已經天亮,在黑暗誘惑世界裡玩倦了的兩個人,希望可以這樣安定攜手走下去。

鹹濕慾照 維繫新鮮感

但感情豈是看得嚴、管得緊就可以維繫的,尤其小葳和阿銳又狀況特殊,引退慾望橫流的歡場談何容易,「我們兩個都是很需要新鮮、刺激的那種人!」以前靠不斷換人上床獲得新鮮刺激,現在他們找到方法在兩個人之間創造新鮮刺激,就是上汽車旅館尋歡,用華麗裝潢、浪漫氣氛替性愛加分。
不是換場地做做愛就算了,小葳和阿銳的催情大法很跟得上流行,他們在汽車旅館擺姿勢拍慾照,照片不但私人收藏,也不吝嗇放在部落格讓網友共享。兩人自拍的慾照尺度大膽,雖遮住三點,但赤條條地相擁交纏,煽情至極。我想或許真要這種鹹辣的重口味,才夠鎮得住他們自個兒心知肚明的不安定的靈魂。
問小葳對這段感情到底有沒有信心,她點點頭;再問她內心深處有沒有一絲擔心,她一樣點點頭。小葳擔心的其實不只是阿銳不乖不專情,可能更擔心自己本性難改,「我知道自己常常跟一個人在一起一段時間後,就會膩了想要換,所以……。」
至少他們目前依舊時時同進同出,火辣辣地黏在一起,還正歡天喜地找房子準備搬家,彷彿暫時用熱戀的玻璃屋隔絕了夜店世界的暗黑誘惑。高危險的環境裡,玻璃屋能撐多久沒人知道,但眼前的認真思考與努力嘗試,總算是精神可嘉!

小葳

年 齡:20歲
身 高:162公分
體 重:45公斤
玩咖經歷:約七年
認真交往過對象:十幾個
上床玩玩的對象:五、六十個
獵豔絕招:電眼加笑容

阿銳

年 齡:20歲
身 高:173公分
體 重:56公斤
玩咖經歷:約五年
認真交往過對象:一個(就是小葳)
上床玩玩的對象:約七十個
獵豔絕招:搞笑、裝白痴

撰文:鄭佳瑜 
採訪協力:何佑倫 
攝影:嚴鎮坤 
攝影協力:劉耀勻